当年,沈腾在小品中说了句“拒绝黄拒绝赌拒绝乒乓球”,就被包括马龙在内的乒乓名将骂了个狗血临头。去年吐槽大会对国篮肆无忌惮的调侃,更是引发了一番激烈的口水战。

这一年,国足在12强赛上0-2输给了日本,然后在大年初一1-3输给了越南。

而随后舆论失控,口水成河,各方势力加入战团,把整个晋西北打成一锅粥,史称“冯巩之争”。

所以,这场争论,没有任何一方势力是错误的,也没有任何一方势力是无辜的,唯一的输家就是躺在ICU里的中国足球……

严格来讲,让巩汉林登上热搜的那段视频,不是调侃状态,而是一段颇为正式的采访,他在其中阐述了自己的提案——关于重新制定全国劳动模范奖励机制和标准。

正是这种严肃和庄重,让以董路为代表的足球人、足球媒体人觉得被触及到了底线:

笔者说过,毕竟这些年的他经历了不少,从亚洲杯的低级失误,在和朋友们聊这件事的时候,到被恒大扫地出门,在三一五这天又因为足球上了热搜,他们那批人是绝对有实力打进世界杯的。而后又遭遇欠薪。冯潇霆有点生不逢时了,没有什么比这更魔幻的现实了。曾经表演过打假小品巩汉林老师,

“你们要是现在开始改革,那这次战争中的损失就不算什么;但要是根本就不想改革,今天的损失就像向狼群里扔肉,只是使他们暂时追不上,而你们只能等骑着的马被累死,最后被狼吃掉。”这话说的不就是现在的中国足球吗?

各位想想大年初一那个黑色夜晚,那种愤怒之后的痛心疾首,那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无能为力。

甲午战后,大学士翁同龢问大清海关总税务司赫德,有什么办法能让中国强大起来。赫德回答到:

“调侃可以,别玩真的。”毕竟足球这个世界第一大运动,还是有其专业性在里面的。

那天晚上,笔者本来是要加班写稿子的,但比赛结束后手脚冰凉大脑空白,只想打开文档在里面写满两个字:

印象当中,巩汉林老师的春晚作品没有调侃过中国足球。无辜躺枪的冯巩老师倒是调侃过几次,一次是施拉普纳;一次是东亚四强赛,中国3-0韩国,高洪波的封神战之后的2010年春晚。

此外,黄宏老师1998年的小品《回家》中,用国足甩了个巨大的包袱。当时宋丹丹骑在黄宏的脖子上,仰着头看棚顶上的报纸,然后用标准的东北口音说:

作者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