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烟花升起的时刻,那个曾属于亨利的海布里国王时代不会随年华逝去,而只会在年华的飘零中常常记起。

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。这是恋人间最温馨的话语,可是看到自己喜欢的球星,慢慢的变老,却是最残忍的事

从马德里到盖尔森基兴,两千二百八十九公里,劳尔随时都可以回家。而马德里,随时都在守望他的孩子。

也许,这个世界上有两个阿森纳,有三个海布里,但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丹尼斯·博格坎普。

枪手的球迷们也许是为他们的下一场胜利而来,也许是为了他们的下一座奖杯而来,也许他们是为了一个人而来。

作者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